新浪謠言

  • By Kada
  • 2012-04-02
  • Comments Off on 新浪謠言

我不用新浪微博,寧用沒有多少朋友在用的TWITTER

因為我就知道大陸的網站不可信,不可靠

可以完全不理你感受刪除你的COMMENT,或停用你賬戶

我不能暢所欲言的地方,看看就好

我努力學習網絡技術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當年在大陸竟然上不到FACEBOOK

我認為我是非常失敗滴

由於新浪微博關閉了評論功能,加上中共十八大在即

而六四在大陸近來又可以搜索,還有性浪謠言“軍車進城,北京出事”

所以本來就熱鬧的FUCKGWFBLOG近來特別熱鬧

由於太多,摘錄如下

唱紅歌:

云南江湖失意人: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关闭评论强势雄壮 歌唱你们亲爱的党国 从今更加繁荣悍强 飞过腾讯 穿过新浪 跨过奔腾的互联网 宽广美丽的因特海 难道从此便不见波澜 反抗过绿坝 学习过翻墙 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 我们善良 我们勇敢 追求自由是我们的理想 默默绽放转发力量 笑看你们能牛逼的关网 啦啦啦…….

忽已晚:[团结就是力量]关闭就是力量,这关闭是铁,这关闭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造谣传谣开火,让一切不负责的评论死亡,向着和谐,向着幸福,向着新浪网,转发万千微博。

五毛规则
作者:魏俊杰

1。能不承认就不承认,如果要承认,一定要找出美国也有

2。制造出事实黑洞,把所有的不利于自己的事实的罪过都归罪于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比如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比如中国特色,中国国情,中国到底有什么国情,几十年了,有那个五毛能讲清楚一下,具体有哪些国情。什么叫自然灾害,日本九级大地震,智利九级大地震,墨西哥7.8级地震,别人的国家一点儿也不必中国自然灾害少。墨西哥也只是发展中国家(当然比世界第二大国的中国人均 GDP高多了),人家自然灾害死了多少人,和平时期死过几千万人么

3。用抽象的概念压人,比如忠诚,国家,荣誉,什么是忠诚,你对我好,我对你也好,这叫忠诚,你压迫我,迫害我,我还对你好,这叫傻比。国家,什么叫国家,一群人在一起遵守一定的规则,分享类似的文化,叫国家,少数人不遵守规则乱定规则让多数人买单,这也是国家,奴隶制国家

王思想家 | 谁那么仇恨“网上谣言”?
Chinese Netizens 著
谁那么仇恨“网上谣言”?

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某地警方又查处网上传谣行为了,有关负责人又出面义正词严、一本正经地发表指示了,说利用互联网编造、传播谣言的行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影响社会稳定、危害社会诚信。(http://news.163.com/12/0330/23/7TSO5TO30001124J.html)

查处谣言,没有任何错误,伟光正。坚决拥护。

互联网上有谣言吗?当然有。请问哪里没有谣言?“利用互联网”可以传谣,利用其他手段照样可以传谣。为什么要强调是“利用互联网”呢?

我们来看三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谣言:

1.大跃进时候,“亩产万斤”的谣言,是伟大的《人民日报》传出来,如此贻害全国的谣言,不知《人民日报》哪位先生被处理了。我想;把他枪毙了也不过分吧?

2.毒牛奶事件,“三鹿经过1100道检测关”的谣言是CCAV放出来的,哪位被处理了?

3.三峡大坝刚建的时候,说能抵御“万年一遇”的洪水,两年后降了90%,说只能抵御“千年一遇”了,后来又降到只能“百年一遇”了。如果以后继续降到“10年一遇”,甚至是“2年一遇”,那每个中国中国人都很荣幸,因为他们一生可以见到很多次当年的“万年一遇”。请问:关于三狭大坝的谣言,谁被处理了?

我们再来看几个猖狂的官僚谣言:

1.发改委的某人公开宣称:中国油价随国际油价下调很及时,上涨每次都滞后。这个新闻让许多人目瞪口呆。所有人都看到的事实是:国际油价比最高时期低了40%,中国油价却创造了历史新高。发改委那人睁着眼睛说瞎话,受到什么处理了?

2.某高官声称:中国石油、电信行业“没有垄断”。这种明目张胆的谣言,受到什么处理了?

3.中国高房价的收益,绝大部分进了政府的口袋,有关部门却出面否认。如此恶劣的谣言,谁受到处理了?

于是,问题就出来了:为什么那么多机构都偏偏对“网上谣言”那么仇恨呢?这种仇恨,已经深入到他们的骨髓。我仿佛听到他们恨得牙痒。互联网是草民的狂欢。互联网不仅击溃了利益集团对话语权的垄断的,更要命的是,互联网甚至已经彻底击溃了报纸、电视。现在,报纸无人读,电视新闻无人看,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微博看新闻。互联网与CCAV、环球某报的区别在于:互联网的海洋里,散落着一些谣言;而另外两者,在他们整天散布的谣言中,偶尔不小心会流出两句真话。互联网上,谣言仅仅是仓海一栗。并且,互联网揭发了历史上、现实中的无数谣言,使得愚民政策彻底失败。这是最招某些人仇恨的。原来,害怕真相的人,正是那些整天抹黑互联网的人。

他们眼含热泪、无限深情地回忆着往日特权:只许州官造谣,不许百姓说话。可惜,伟大的互联网正在创造着真正的盛世:揭发州官谣言,传达公民指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任何人都无法剥夺草民的话语权,任何人都无法阻挡互联网的发展,这么清晰的形势,难道还看不清楚吗?还要顽抗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