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蔭權是個甚麽東西

  • By Kada
  • 2012-03-03
  • Comments Off on 曾蔭權是個甚麽東西


曾蔭權,1975年,SOURSE:TVB Behind the News

維基百科對曾蔭權的公務員生涯有以下描述(節錄):

殖民地政府

政務主任
曾蔭權於1967年1月加入港英政府,成為二級行政主任。於1971年,投考成為政務主任,並在不同部門任職,除了主理財政和貿易政策外,亦處理過與香港主權移交的事務。1977年,曾蔭權被派往菲律賓馬尼拉的亞洲發展銀行一年,專責處理菲律賓和孟加拉的供水和鐵路發展項目。在1985年至1989年,曾蔭權任職副常務司期間,曾經統籌落實《中英聯合聲明》的事宜;後在1989年至1991年,出任行政署長,亦曾負責向英方及香港市民推廣居英權計劃。在1991年,曾蔭權改任貿易署署長,主理貿易談判及有關貿易的行政事宜。

財政司
1995年9月,曾蔭權獲時任香港總督彭定康委任為財政司,接替麥高樂爵士,成為香港歷史上首任華人財政司。在香港主權移交前夕,曾蔭權在港督府獲查理斯王子頒授英帝國爵級司令勳章(KBE),以誌他對香港多年的貢獻。

特區政府

財政司司長
香港主權移交後,曾蔭權過渡成為特區官員。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曾蔭權與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聯手抵抗投機者狙擊港元的行動,獲前美國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和主要狙擊者索羅斯稱許。

政務司司長
2001年5月1日,陳方安生以私人理由提早卸去政務司司長一職。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於是以曾蔭權接替政務司司長。至於財政司司長則由梁錦松接任。董建華在2002年推行高官問責制,問責局長將不會再受政務司司長管轄,將隸屬行政長官辦公室,故不少人認為曾蔭權的權力被架空,變成「無兵司令」。2003年沙士爆發後,曾蔭權被指派主理全港清潔,被香港傳媒揶揄為「清潔大隊長」[6]。「清潔大隊長」一詞深入民心,成為曾蔭權競選連任的宣傳工具之一[7]。

署理行政長官
2005年3月10日董建華以健康理由宣佈辭去行政長官一職。政務司司長成為署理行政長官以代行職務,為期不可以逾6月。董建華辭職隨後在3月12日獲得中央人民政府確認,同時確認了時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出任署理行政長官。在2005年5月25日,曾蔭權宣佈參與競選行政長官,同時辭去了署理行政長官和政務司司長的職務。而署理行政長官一職則由時任財政司司長唐英年接任,政務司司長則由孫明揚暫代。

明顯地,曾蔭權真的只是一名公務員。

即使他已成為了特區行政階級第一人,也沒有改變。他不是一名領袖。

這和他當初選特首是的競選口號已經可知一二

曾蔭權用了「我要做好呢份工」(I’ll Get the Job Done)作為競選口號

他認為,當特首只是一份工,他的boss就是中央人民政府,其實就是共產黨

香港沒有政黨政治,特首不是香港任一政黨的黨員。

在沒有強大的政治支援下,特首本人的政治力量就顯得很重要。
 
 
政治領袖通常都是名很好的演講者,毫無疑問,曾蔭權和香港特區政府所有司級官員都不是。

回答記者問題,真的,不是差,是很差。局級官員也只有林鄭月娥可以充撐場面。

權治威信,近年特區政府是清清楚楚的沒有。

朝令夕改,反口覆舌,經常可以看見

一個政府沒有原則,沒有底線,還剩下甚麽?

有時朝令夕改為的只是過立法會議員那一關

立法會是民意縮影,政府明顯過不了市民

但想一想作為政府,政改過不了有甚麽大不了?財政預算案過不了又有甚麽大不了?

大不了解散立法會。

但他要做好哩份工,要令boss滿意

所以政改第一次過不了就算,第二次不要又過不了。

解散立法會這樣勞師動眾就算不上做好這份工了。

你會公開說boss的壞話嗎?所以曾蔭權不會公開說六四。
 
 
 
在一國兩制這個制度下,基本法這部相當於憲法的法律授於給特首的權力就是沒有權力。

最沒有權力的地方就是他不能從根本改革政治制度。

即使董建華推行的問責制也只是框框下的小動作。

而香港市民也最多只能和平集集會,遊遊行,或者選幾個議員去立法會鬧鬧政府

香港人改變不了政治現實

當然還可以通過特首自上而再上的論改革,或直接自下而上推翻這個政權。

這叫革命。

但特首都是商人或者公務員,他們沒有心,沒有力。

這就是為甚麽共產黨只會選這兩類人做特首以及不允許政黨政治的原因。
 
 
要香港民主,首先要共產黨民主。

小市民能做的,要麽努力改變現實,要麽離開現場,像1997那樣,在溫水變熱水之前。
 
 
作為澳門人,我們沒有幾個立法會直選議員,澳門基本法沒有寫著能普選特首的字句。

我們只能隔岸觀火,及時離開現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