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Kada
  • 2011-08-01
  • Comments Off on 戒

 

我今日在牛博國際見到了一遍文章,以下是節錄。

在我們生命中,總會碰到一些視死如歸的人,對他們來說,生固然可喜,死也不足懼。死彷彿是他們懷中一個可有可無的器物,而非整個一生的終點。他們即使輸掉全部家產、輸掉老婆、輸掉孩子,也能抽著煙,以正常的步伐走回去。而我永远战勝不了大敗之後的嗒喪。

我甚至恨不能揍揍自己,以擺脫那不幸和憂鬱的糾纏。因為在大方向上我患得患失,這個尾巴又總是適時露出來,我最終退出那些真正的決鬥。

我總是自信地跟那些關愛的人說:我從不會玩物喪志。不是我有多高級,是因為這些活動背後充滿了蕭條。就像性交結束,萬物都凋敝、暗沉,宇宙開始堅決地毀滅。

一切娛樂都是寄託,都不是使命。如果不是以之為職業,那麼所有的這些活動其實都是無基的大廈,遲早會自己傾塌。

只有寫作結束時,鮮花都在開放。

Source:http://www.bullogger.com/blogs/ayi/archives/382283.aspx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