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和諧號並不和諧

  • By Kada
  • 2011-07-25
  • Comments Off on 溫州和諧號並不和諧

歸根究底,根本就是政治體制問題。

如果是其實國家,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多少首長級官員要下台。社會會給出多大迴響,元首隨時要下台。

不過,這是共產黨一黨專政的中國大陸。

和喪盡天良沒差多少。

今天上午上面给央媒下达的追加指示:「对温州事故报道的最新要求:1、死伤数字以权威部门发布为准;2、报道频度不要太密;3、要多报道感人事迹,如义务献血和出租车司机不收钱等等;4、对事故原因不要挖掘,以权威部门的发布为准;5、不要做反思和评论。」

根據微博 @浙江交通之聲所報導:溫州記者陳裕傑現在場事故施救照片。現在已經有7、8輛挖土機抵達事故現場,在墜落的幾節動車車廂旁挖了幾個直徑有10米左右的大坑,挖土機直接對車廂進行破拆,並將車廂的一些碎片進行碾壓,然後推入坑中進行現場掩埋。

從來只要犯罪的人要毀屍滅跡,我們那會聽過警方會將案發現場的一切毀掉,免去收集現實的證據?更痛心是不斷傳來官方說已無人生還,一邊又發現意外的倖存者,這是怎麼樣的國家?救人不力再說成是奇蹟?喪事變作喜事辨。我徹底無語。又是因為操你的眾所周知的原因,一切以錢與名聲先行。中國,這刻你讓我作嘔,再富強也從卑鄙而來,何況你根本不是。

2007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采访了铁道部总工程师何华武,他当时说:中国的动车不可能追尾,这是中国铁路第六次提速的一次重大的自主创新。视频: http://v.ku6.com/show/ufBFYYPRoSQHvu53.html

121712901_221n

溫州動車事故新聞發布會,現場氣氛比較火爆,在場記者據說情緒普遍比較激動,對鐵道部發言人的提問,很像質問和指責。

按我理解,這是好事兒啊。但隨後看到的一些“新聞專業人士”的評論讓我大跌眼鏡,比如有人說:“僅從現場看,記者的自然人與職業人兩種身份衝突巨烈。自然人所有的憤怒,超過職業人必須的冷靜,尋找事實之發布會,由此演化成情緒對抗。這當然可以理解,但我相信,公眾信任這個職業,不是委託他們去表演情緒的,而是去尋找事實的。 ”

這種指責在場記者不夠客觀冷靜的“表演情緒”論調,我不能理解。

西方強調記者專業性,是指他們應和普通公民不同。普通公民可能由於信息不足或知識水平不夠,情緒化比較嚴重。不爽了就集會抗議,找官員吹鬍子拍桌子瞪眼睛,利用手中的權利把官員趕下台。因普通公民手中有這大權力,可能在參與公眾事務中由於情緒化而濫用權力,做錯事,所以媒體有責任發聲和引導,用理性和事實來給民眾降溫。所以媒體的責任是雙重的:不僅監督政府,也要為普通民眾提供可靠的決策依據。

換句話說,記者的專業性是指,在大家同是普通公民的情況下,你要比其他人多出來那麼一點兒職業性;你要為由權力決策和選擇的普通人,提供更多的信息。

可如果其他公民沒有決策權呢?可如果一名記者,他做為普通公民,甚至做為“人”的基本權利都被踐踏了呢?你強調的那些“多出來”的冷靜客觀的“職業精神”,不是空中樓閣麼?

現在的情況是,動不動就出大事故,總是不了了之,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敢於挖掘真相的人不在監獄裡就在去往監獄的路上,別說說話,放個屁都要注意氛圍,在少的可憐的質問官員的場合中,還要自作多情地強調冷靜客觀?有個記者是從半空中吊著的車廂中九死一生跑出去趕到現場的,你和他談新聞專業性?

就算遇難者中沒有在場記者的親屬和朋友,人還有對陌生人的同情心和道義。這時候,面對官員的搪塞和謊言,難道正常的反應不是掀桌子飛板凳麼?怎麼倒成了“冷靜客觀”了? !因為權力一邊倒,記者們,同時也是公民們,不敢掀桌子飛板凳,所以才強壓心頭怒火,情緒才難免激動。

發表“冷靜客觀”宏論的人,我不知道有沒有在西方生活過。是,西方記者有職業精神,冷靜客觀。因為他們根本不必要發火,要美國鐵道部發言人膽敢拋出“這是一個奇蹟,但它就是發生了”這種論調,轉身就完蛋了,恐怕下一份工作都難找,走到街頭都被人戳著脊梁骨唾罵。收拾他的人有的是,根本不需要記者們出手,他們發什麼火?

而在中國,在這種極其寶貴的記者招待會場合,你說讀者僅需要記​​者們了解明天就發表不了的真相?不需要他們和官員表達意願和交流?那你告訴我,你還有記者以外的其他途徑和鐵道部發言人交流麼?你打算去遊行還是打電話給你選區的人大代表?或者你打算去扔臭雞蛋爛西紅柿指著鼻子罵王勇平“大傻逼”,幫其他記者,也是公民們,把怒火都發洩了,好讓其他記者能專心致志的挖掘真相?

記者的職業精神,是建立在記者的職業尊嚴基礎上的,請問,在新華社和宣宣通搞你的時候,你的尊嚴在哪裡呢?我以為這時候,做為“自然人”,發火是正常的;不發火而高調唱職業精神的人,不是“職業人”,而是受虐狂。

下次跳出來裝外賓的時候,建議多動動腦子,好裝得像一點。

剛好前幾天有人專程來香港燒國旗

那現年74歲的被告朱榮昌,報稱農夫,來自江西,

在庭上直認扯下旗幟並燒毀,因為「那是馬克思的旗,不是孫中山的旗,不能代表中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