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周慧敏

  • By Kada
  • 2009-01-10
  • Comments Off on 致周慧敏

周慧敏:你好嗎?這段日子以來,想必你為了維持耳根清淨心境平和,一干雜誌報刊讓是可不碰便不碰吧。果真這樣,也不失為明智之舉。然而有一位大明星曾對我說,就是沒有緋聞,醜聞如火種般燒到身上的日子,他也絕對不把報刊掀到八卦娛樂的版面。說他”掩耳盜鈴”他也不介意。”只要我有信心,又何須每天以名字或照片在媒體出現的次數驗証自己的價值?”視”沒新聞為好新聞”的藝人當然已累積一定的資本,至於每隔一段時間便在搜索器輸入名字,求証自己出現在多少網站上的那些人,心理上則還是”窮人”一個。

說到名氣,且以形象作為資本,周慧敏之所以是周慧敏,是不是有點像小龍女之所以是小龍女?從你出道至今,大眾對這名字的”保護”之情,不下於對價值連城的歷史文物—-誰叫”玉女”在消費時代已漸成”絕唱”?理論上年過不惑的女性怎樣也不配稱”玉女”,只是有著計算機科技的輔助,年齡不是問題,更重要的,反而是”操守”—只要周慧敏還是玉潔冰清,她便能够被供奉在集體幻想的神髓上:我沒有得到她,但誰也沒有得到她。

除了倪震。如此說來倪震之所以是倪震,會不會也是韋小寶之所以是韋小寶一樣的道理?韋小寶與小龍女本來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但這個搭配無疑十分後現代。生在任何事物的意義皆屬”後設”的時代里,小龍女的出世配上韋小寶的入世正好給經典玉女的”不食人間煙火”加上引號—她也可以穿金戴銀,享受物質社會的所有優越。而被升級為”華麗版”的少男偶像,一方面能繼續讓成功人士緬懷昔日情懷,同時滿足他們把夢中情人如名畫,古董,名表,醇酒般收藏,炫耀的名士心理,與倪震在一起19年而沒有引起任何争議或非議明,便是因為你們懂得緊守在大眾心目中的崗位,忠於自己的角色。

直至近期發生的”軒然大波”。也許你也始料未及的,是社會上對倪震的激烈反應,竟在你們冰釋前嫌,破涕為笑地宣布走入結婚墳墓時如海嘯般涌向了你。這種震蕩,怎不教支持者為”一代玉女”可會晚節不保而替你拿一把汗?問題是,一般情況下榮辱的得失皆來自一個人的甚麼作為被認為值得褒揚或相反,以倪震的”醉酒吻辣妹”事件為例,明明罪不在女方而在男方,但當”分手”傳聞迅雷不及掩耳轉變成”結婚”,”周慧敏”三個字猶如經歷史無前例的”玷污”,而且是”不經人手,自我完成”。

原因?會不會是對倪震的包容,忽然驚醒了些許不願接受你也是”凡人”的玉女派信徒?我的意思是,在倪震對你的愛情與忠誠度備受質疑之際毅然答應放棄”玉女”身份成為倪太太,變相是對過去二十年來將你奉為神祉的人背叛—-連如此不配的人都可以得到你,為什么我們不可以? 換了是別人以犧牲小我的精神示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必定獲世人稱頌。但你的選擇卻被演繹為”我不入淤泥,誰入淤泥”,才會使更多人把這個決定為為廣東人說的因”恨嫁”而失去理智。

卻不知道與倪震放下”神仙眷屬”之美名而走入尋常巷陌成為”民間夫婦”,可能才是”玉女派掌門人”放下令牌如釋重負之伊始。要是無悔戳破別人幻想的泡泡,你也許便能享受”周慧敏”所享受不到的幸福—-雖然其中未必包含很多別人給你的祝福。

林奕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