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讀 建 築

  • By Kada
  • 2008-07-16
  • Comments Off on 不 讀 建 築

  中 港 的 小 孩 進 大 學 , 什 麼 系 都 可 以 選 讀 , 就 是 不 要 念 建 築 。

  讀 建 築 有 什 麼 前 途 ? 中 國 領 土 上 的 第 一 流 建 築 , 政 府 和 地 產 商 , 都 不 會 聘 用 黃 皮 膚 的 自 己 人 來 設 計 : 北 京 新 機 場 , 是 英 國 人 諾 曼 科 士 打 的 生 意 ; 北 京 國 家 劇 院 , 是 法 國 人 安 德 魯 手 筆 ; 鳥 巢 體 育 館 是 瑞 士 建 築 家 何 索 的 作 品 。

  「 阿 爺 」 口 味 崇 洋 , 香 港 一 群 小 的 , 自 然 懂 得 跟 風 : 赤 角 機 場 也 重 金 聘 用 英 國 人 科 士 打 , 理 工 大 學 的 一 座 什 麼 樓 , 幫 襯 印 度 女 建 築 家 沙 哈 哈 。 其 他 的 什 麼 皇 廷 宮 殿 的 豪 宅 , 地 產 商 賺 盡 每 一 分 錢 , 一 向 不 認 為 美 觀 的 建 築 是 一 種 成 本 。 因 此 , 請 不 要 告 訴 我 你 讀 建 築 系 , 我 會 歧 視 你 。

  因 為 你 雖 然 勤 奮 , 自 小 閱 讀 中 外 建 築 史 , 五 歲 就 對 一 座 羅 馬 怔 怔 出 神 , 十 二 歲 隨 同 父 母 去 羅 省 , 他 們 鑽 進 唐 人 街 吃 雲 吞 , 只 有 你 堅 持 去 外 郊 的 亨 廷 頓 圖 書 館 。 十 八 歲 , 你 已 經 是 東 南 亞 英 國 殖 民 地 建 築 史 的 專 家 , 從 印 度 的 維 多 利 亞 火 車 站 到 新 加 坡 的 舊 郵 政 大 樓 , 一 張 紙 一 支 筆 就 畫 出 全 景 , 終 於 以 全 優 考 進 港 大 的 建 築 系 , 放 榜 的 一 天 , 爹 媽 咪 在 半 島 酒 店 的 嘉 斯 , 請 你 吃 一 客 牛 柳 , 隆 重 慶 祝 。

  但 一 切 純 屬 誤 會 , 中 國 人 當 建 築 師 , 在 外 國 , 一 個 貝 聿 銘 , 已 經 用 滿 了 配 額 , 你 不會 爬 得 上 一 哥 的 高 位 , 在 本 國 , 永 遠 把 你 當 三 流 。 同 一 個 設 計 意 念 , 由 諾 曼 科 士 打 的 建 築 師 行 , 用 一 個 黑 人 徒 孫 電 郵 到 北 京 , 對 方 如 獲 至 寶 , 甘 心 多 付 十 倍 的 價 錢 ,當 中 國 人 發 現 , 建 築 圖 樣 的 作 者 , 姓 氏 拼 出 來 , 是 Chan 呀 Cheung 的 , 或 者 是 XYZ, 叫 做 Zhang Xiao Yao , 武 漢 大 學 畢 業 , 他 們 會 黑 起 一 張 臉 , 把 圖 樣 丟 進 垃 圾 箱。

  在 香 港 的 大 學 校 園 , 看 見 一 個 建 築 系 二 年 級 的 學 生 , 提 一 個 功 課 的 Portfolio , 興 致 勃 勃 走 上 樓 梯 趕 上 課 , 令 人 暗 自 惋 惜 : 啊 , 一 個 多 麼 天 真 可 愛 的 孩 子 , 將 來 他 畢 業 了 , 就 會 知 道 殘 酷 的 真 相 。

  從 前 的 寒 酸 文 人 , 呼 籲 小 孩 將 來 升 學 , 「 不 報 文 科 」 , 今 天 最 現 實 的 呼 籲 , 是 照 照 鏡 子 , 不 要 報 讀 建 築 。 畢 業 之 後 , 遲 早 會 淪 為 街 頭 的 保 育 鬥 士 , 因 為 你 的 國 家 視 西 洋 口 味 為 Reference , 你 的 女 朋 友 也 會 離 開 你 , 她 會 淚 水 汪 汪 , 叫 你 不 要 那 麼 偏 激: 何 必 去 皇 後 碼 頭 絕 食 呢 ? 她 認 不 出 , 眼 前 的 人 , 曾 經 是 一 臉 陽 光 , 拿 Portfolio , 從 建 築 系 授 茶 之 後 來 赴 約 會 的 那 個 昔 日 的 你 。 你 回 過 頭 來 怒 吼 , 竟 然 還 打 了 她 一 巴 掌 … …

  無 名 工 匠 不 是 不 要 報 讀 建 築 系 : 只 要 抬 頭 看 看 : 北 京 、 上 海 、 香 港 , 億 萬 金 元 的 大 手 筆 , 中 國 人 永 遠 只 信 西 方 的 「 大 師 」 。

  只 有 諾 曼 科 士 打 和 何 索 , 膽 敢 開 一 個 天 文 數 字 的 價 目 , 把 官 員 和 地 產 商 嚇 楞 , 然 後 乖 乖 地 簽 支 票 付 上 期 。

  為 什 麼 ? 因 為 在 中 國 曆 史 上 , 由 阿 房 宮 到 紫 禁 城 , 中 國 從 來 沒 有 所 謂 建 築 家 , 皇 帝 把 他 們 當 做 工 匠 , 千 百 年 的 亭 台 樓 閣 , 一 個 名 字 也 沒 有 留 下 來 。

  英 國 十 七 世 紀 重 建 火 災 後 的 倫 敦 , 大 建 築 家 雷 恩 ( Christopher Wren ) , 不 但 留名 , 肖 像 還 上 了 十 英 鎊 的 鈔 票 。 十 九 世 紀 改 建 巴 黎 的 奧 斯 曼 , 一 樣 是 曆 史 人 物 。 外 國 人 承 認 建 築 家 這 一 門 的 權 威 , 因 為 兩 千 年 的 幾 何 學 家 畢 德 格 拉 斯 的 名 言 : 「 建 築 是 凝 固 的 音 樂 。 」

  既 然 是 這 樣 , 建 築 家 和 音 樂 家 都 世 代 留 名 : 巴 哈 、 海 頓 、 莫 紮 特 、 貝 多 芬 。 中 國 的 音 樂 , 由 《 將 軍 令 》 到 《 步 步 高 》 , 還 有 《 春 江 花 月 夜 》 , 作 者 是 誰 ? 問 問 中 學 生, 沒 有 一 位 說 得 出 來 。

  不 是 他 們 「 通 識 貧 乏 」 , 而 是 曆 史 上 從 來 不 尊 重 創 作 。 七 百 年 來 的 家 俬 和 精 瓷 , 太 和 殿 、 清 宮 , 是 誰 造 的 ? 華 文 的 書 籍 , 只 草 草 一 句 : 「 這 些 藝 術 瑰 寶 , 顯 示 了 古 代 我 國 工 匠 的 智 慧 結 晶 。 」

  因 此 , 不 論 閣 下 如 何 天 資 聰 敏 , 在 大 學 讀 建 築 , 即 使 將 來 再 有 成 就 , 五 百 年 後 , 也 不 過 是 「 我 國 」 其 中 一 位 無 名 的 「 工 匠 」 , 這 個 國 家 不 會 記 得 你 , 何 必 浪 費 時 間 , 壯 志 消 磨 ?

  外 國 的 建 築 家 , 既 然 是 Architect , 在 國 王 和 貴 族 的 面 前 , 他 們 是 主 人 。 香 港 的 建 築 師 , 為 地 產 老 板 服 務 , 圖 樣 畫 出 來 , 有 一 片 庭 園 , 種 兩 棵 樹 , 立 兩 具 雕 塑 , 老 板 把 你 叫 進 去 , 把 圖 樣 迎 面 擲 回 來 : 「 你 知 道 這 幅 地 我 用 多 少 十 億 投 回 來 ? 留 這 樣 一幅 空 地 , 不 多 蓋 幾 棟 , 我 少 賺 了 幾 多 , 你 知 唔 知 ? 」

  知 道 , 知 道 , 馬 上 乖 乖 改 , 把 庭 園 刪 掉 , 多 塞 兩 幢 六 十 層 高 的 大 樓 。

  巨 大 的 Project , 由 英 國 人 諾 曼 科 士 打 從 倫 敦 傳 一 個 圖 則 回 來 , 當 中 一 樣 有 一 個 巨 大 的 庭 園 , 有 一 片 綠 色 , 堂 堂 政 府 就 不 敢 吭 聲 了 。 因 為 在 潛 意 識 , 你 只 是 一 名 工 匠 , 雖 然 你 跟 那 個 洋 人 都 是 耶 魯 建 築 系 隔 三 年 的 同 學 。 這 就 是 為 什 麼 這 個 社 會 一 講「 創 意 」 , 大 可 以 當 做 笑 話 的 理 由 , 讀 大 學 , 避 免 選 建 築 系 , 在 這 一 行 , 真 的 , 何必 做 紫 禁 城 其 中 一 個 無 名 冤 魂 呢 ? 他 們 曾 經 也 是 建 築 家 , 名 字 在 時 間 的 風 沙 中 吹 過 去 , 一 絲 痕 跡 也 沒 有 留 下 來 。

陶傑

Comments are closed.